可否渡我

美国队长的毛茸茸的小问题(18)【喵化梗】

大树施它活:

   云养猫系统关卡(1)  (2)  (3) (4)  (5) 6)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7) (8)(9) (10)   (11) (12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13)   (14)  (15)(16) (17)   


(181)


灯光暗去,荧幕亮起,片头出现。


 


「喵喵喵——」


「啊!」


「呜嗷嗷嗷~~~~」


「啊啊!」


「咪呜呜呜呜呜!」


「啊啊啊!」


复仇者们一个手抖,大大小小的观影零食险些全数喂了地毯。


 


「Jarvis?」Tony捂住耳朵,力持镇静地问。「这是猫片?你确定你没有下错成《异性魔怪》《史前巨鳄》《活死人黎明》之类的怪兽片?」


「并没有,sir。」管家温文尔雅地回答。「经过与Barnes中士及Laufeyson先生的多日相处,我相信各位已然对这个片头具备了一定的理解基础。」


 


(182)


我的妈,好嘿人。


吓得Sam连忙吞了一大勺抹茶冰淇淋压惊。


还没咽下去,他陡然觉得肩上一沉。转头一看,只见一团白影猛地欺上身来,金属爪尖寒光闪过,直取他手上的冰淇淋碗。


Sam满嘴冰淇淋差点喷出来:


「冬兵,你欺人太甚!」


他死死护住冰淇淋,急忙将碗举过头顶,奈何那只猫爪子一掠,已然扒住了碗沿,竟直接挂上了冰淇淋碗左右晃荡,就是不下来,逼得堂堂猎鹰像被拦路抢劫的良家少妇般,凄苦无助地哀叫出声:


「队长,管好你家猫!」


 


(183)


美国队长好膂力,轻轻松松一个抖腕,就把那只黏在冰淇淋碗上抠都抠不动的猫摘了下来,拎回腿上放好,严肃地教育道:


「Bucky,不可以哦。——你现在不能吃这么凉的东西。」


 


这是重点吗?原来这才是重点吗?


今天的猎鹰也在怀疑他有个假队长。


 


(184)


吧唧喵见家长不允,在Steve怀里转过身,小爪子扒住他的胸肌,委屈巴巴地仰起小脸,又圆又大的绿眼睛盈了一汪水光,不叫也不闹,就这么湿漉漉地望着美国队长。


Sam暗叫一声不好:当冬兵还是条一米八的胡茬大汉时,只要一露出这个小奶猫般的委屈脸,就算他说想吃星盾煎出的猪排,美国队长也会二话不说,就把陪自己出生入死七十年的老战友架上灶台;而现在,冬兵就是一只小奶猫,再露出这个委屈脸,别说煎猪排,美国队长只怕还要忙不迭地用星盾再熬一锅奶油南瓜汤给他消食。


果然,Steve板着面孔,与小奶猫的委屈脸对峙五秒,就可耻地溃不成军败下阵来,转头对Sam道:


「Sam,你看,就只给它一点点……」


 


(185)


美国队长端着队友(其实非常不想)递来的冰淇淋碗,低头对腿上的猫说:


「只有一点点哦,多了不行。」


语罢,挑了一小勺冰淇淋在左手指尖,右手伸出来托着猫,好让它舒舒服服地抱着舔。


冰淇淋的主人,坐在一旁,看着那只小奶猫躺在美国队长怀里,两个小爪子抱着他的手指,粉嫩的小舌头伸出来,一点一点地舔着自己的冰淇淋……心下只觉得,这幅景象,比看到人形的冬日战士和美国队长嘴对嘴喂饭更教人眼球痠痛,牙骨泛酸。


 


(186)


「谢谢你,Sam。」


美国队长把冰淇淋碗还给Sam,露出一个闪耀着美国之光的真诚笑容。


「哦,不谢。」


Sam接回碗,机械地一勺勺往嘴里填着,咽下喉咙,心中奇怪:难道我买的是过期的柠檬冰淇淋,怎么吃起来满是老冰棍的酸臭味。


 


(187)


此刻,恐怖电影预告般的片头早已放完,影片内容进行到那些满身爪痕的主人,对着驯猫师哭诉自家猫咪有多恐怖。


「为什么一定要劳动那位光头络腮胡大叔上门家访?要我说,只消把复仇者联盟这几天的养猫实录视频发他们每人一份……」


Sam旁边的Clinton吐出可乐吸管,悠悠评论道。


「相形之下,保管他们豁然醒悟,我家猫咪简直是hello Kitty般可爱无害的存在,从此知足常乐,笑口常开。」


 


(188)


天气凉了。


 


美国队长出门晨跑时,脖子上缠了一条围巾。


Sam还是一身短打等在公园门口,见状大乐,以嘲笑超级士兵的娇气来极力论证自己的强壮。


Steve笑而不答,只是用平常双倍的速度跑完全程,然后,当着气喘吁吁赶第二圈的Sam的面,找了个向阳的长椅慢悠悠坐下,从帽兜里掏出一只猫,展开围巾,把猫仔仔细细地裹起来。


「慢慢来,strong guy。」他拎着猫爪,笑盈盈地朝Sam挥了挥。「我和Bucky都等你。」


「喵。」吧唧喵热情地鼓励道。


 


(189)


美国队长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脖子裹着围巾,围巾裹着猫。猫捂在温暖的纺织物里,小小的一团,脑袋探出来,耳朵蹭着他的下巴一晃一晃。


他们一起坐在初秋的天空下,呼出的白雾弥散进风里,看着金黄的叶子一片片被风吹落,又被风吹起。


这时,Steve才真正意识到他已经老了,在这人世兜兜转转,快一百年了。


在此之前,他和Bucky都未曾言及老去之事。


在布鲁克林,一切的鲜血与眼泪尚未流下的时候,他们年少到不屑顾虑年老。在生死须臾的战场上,他们年轻到不敢侈谈年老。在苏醒后的陌生世界里,他们在交错犬牙中关山夺路,聚散匆匆,为了保住此刻的对方,就已然疲于奔命,更不敢奢望有一天能看见彼此的白发。


 


而现在,Steve抱着一只小小的猫,坐在秋日的公园长椅上。天空很蓝,云朵很白,金黄的树叶大片飘落,晨风吹起来,拂动他的围巾和猫咪的毛毛。


他几乎错觉他们可以就这样老去


老到真的有那么一天,能为看见彼此的白发而微笑。


 


「Buck。」


他低下头,这样对猫说。


「我们终于也要老啦。」


 


(190)


「队长,如果你担心冬兵老了不抗寒……」


终于跑完全程回来,刚好听见这句的猎鹰耿直地建议。


「为啥不直接给他买秋裤?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队长滤镜下的劫匪照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吧唧喵强抢良家妇鹰现场视频请戳这里|•ω•`)) 

评论

热度(8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