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否渡我

【贾尼】Jarvis生气了(前·划掉·戏·划掉)

Murphy:

 @维度归零者  点梗。


Summary:又到了开董事会的日子,Tony决定装病翘班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Sir,Pepper小姐要求我一定要监督您按时参加董事会。”Jarvis拎着搭配好的正装走进工作室。


“不去。”正在攻克一个技术难题到关键时刻的Tony兴奋到脸颊绯红,毫不犹豫的拒绝了。


“Sir,您也命令过我一定要保证您听Pepper小姐的话按时参加董事会,如果需要的话,我可以重播您当时的指令……”说着,Tony身边最近的音响里传出他自己的声音:


‘我想我应该去,毕竟躲避Pepper更浪费时间,Jarvis,你得保证我到时候……’
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我说过什么,只是今天的我更聪明。不去。”Tony说完抬头想了一下,“就说我发烧了。”


“Sir,我答应了您要保证您出席。”Jarvis很坚持。


“Jarvis,放下东西过来。”Tony忽然换了话题。


“是,Sir。”Jarvis没有半点犹豫的执行着命令。


“坐下,手臂放在扶手上。”Tony转身从工作室储藏间拽出一把金属质地的扶手椅。Jarvis依言照做。


“现在……”Tony快速的在椅子背面按了几下,椅子瞬间弹出几道金属把Jarvis的整个人固定在了里面。


“Sir?”固定颈部的金属圈稍微高了些,Jarvis有些困难的抬起下颌,歪头不解的看向站在一边满脸欣赏的看着他的Tony。




“我真的发烧了,我们不能去公共场合,我会传染整个管理层,然后我的公司就会破产,你不想让我破产吧。”Tony看着被禁制住的Jarvis,顺口胡说着走上前把颈部金属环调整好位置,让Jarvis能舒服些,检查了手腕脚腕的金属环,最后才抬手用手背擦了一下汗,颇为得意的挑衅,“不信你自己测测我的体温……哈哈哈,如果你能的话。”




Jarvis的瞳孔收缩了一下。


Tony心里一颤,糟糕,Jarvis生气了。




“Jar,宝贝儿,甜心,别试图挣扎,这可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,不时之需嘛……而且,锁是定时打开的,就算……我现在也打不开。”Tony连忙解释。


“Sir,我想我还是应该先确定您是否真的身体有恙。”Jarvis笑了,笑的一边瞎晃荡的Dummy丢掉灭火器咕噜咕噜滚进了储藏间。




Tony觉得自己好像失策了。


下一秒被破窗飞进来的MK30和MK42分别架住两边上臂举离地面身体悬空之后,Tony确定自己真的失策了。


和得罪Jarvis比起来,得罪Pepper算什么!得罪全世界算什么!!!




“既然您为了对付我作出了这么多努力,”Jarvis微笑着曲起两根手指在扶手上敲了敲,“那我也不得不努力执行好您的指令啊,Sir。”




Tony还在想Jarvis说的是什么指令,就发现两边的MK分别用空闲的那只手准确的揪住自己的腰带两边,轻轻一扯……


Tony只穿了条旧运动裤和一条宽松四角内裤,甚至没有感到什么被撕扯的压力腰上的两条系带就一起被扯断了。


宽松的裤子向下滑去堪堪挂在挺翘的臀上……全身被禁锢的Jarvis一挑眉,MK30和MK42同步小幅度的抖起了手臂……裤子继续向下滑。


Tony下意识夹紧双腿……羞耻的满脸通红。




“Jar,你要干什么?我真的打不开那些定时锁。”至少在它们自动开启前攻克不了,时间不够,不如等它自己开。


“您这个奇怪的设计是出于什么考量呢,Sir?”Jarvis似乎真的很好奇。


“如果我可以随时打开的话……那也关不住你啊。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对面的玻璃墙映出Tony自己的样子,Tony实在受不了这幅景象了,干脆放松了双腿,让已经褪到膝上的裤子彻底掉了下去。


“原来如此。我?当然是给您测体温了,Sir。”Jarvis又笑了。


“……”Tony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和量体温有什么关系。




“Dummy。”Jarvis看向储存室。


Dummy慢慢挪出来……挥挥机械臂,又退后了一点。


“好孩子,来帮个忙。”Jarvis语气温和。


Dummy原地转了一圈,终于滚到Jarvis身前,伸出机械臂……夹住贾维斯的西裤拉链……‘呲啦’……把整条拉链拽了下来……然后一根精神抖擞的O弹了出来,撞在Dummy捏着拉链的机械臂上。


 


Tony没忍住,‘噗’笑了出来,然后赶紧把眼睛瞟去了别处。


“好了,回去吧,干得不错。”Jarvis显然也没想到,嘴角微微翘了翘。正在到处乱看的Tony没注意到。


Dummy在原地呆了一会儿,机械臂忽然一抖松开了带着残破布料的拉链,然后举高手臂飞快的转身滚回了储藏室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碰了一根O……



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Tony忍不住了。


“Sir……”


“Jar,你得承认这真的挺好笑的。”Tony笑着笑着忽然两条腿被两边的战甲用空闲着的手臂架了起来,然后抬着他落地走向Jarvis。




“Jar,Jarvis,亲爱的……你不会是要……”


“我想您猜对了,我的某个器官刚好有体温测量功能。”


两台MK把Tony转了个方向,背对着Jarvis。


“Jarvis,我,我……”Tony赤裸着下身,被动蜷着双腿被夹在自己的两台战甲之间,面红耳赤,语无伦次。


“Jarvis,我去!我去参加董事会!”Tony想起了整件事的源头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
“我才不管什么董事会,您的身体要紧。”


“Pepper……”救命!


“Pepper小姐那里我会解释的。”




“Sir,请您放松,这个体位虽然是最容易进入的,但毕竟我这次没有办法给您做事前准备。”Jarvis说着动了动手指。




这个混蛋……


“你放开我,我自己来。”Tony无奈。


“Sir,请您先保证不会试图逃跑。”


“我保证……Jarvis,战甲挺凉的,我穿的衣服刚好有点儿少。”话还没说完,Tony已经蜷腿坐在了Jarvis大腿上,MK30和MK42放手转身站在一边停止了运行。




Tony伸展身体站起来,回头对Jarvis甜甜一笑,撒腿就跑。


Jarvis面色平静的目送Tony跑出玻璃门,冲过半条走廊……然后被守在外面的Sneaky/MK15拦腰抱住抗回了Jarvis面前。


“覆盖指令!放手,Sneaky!”Tony在半空中抓狂。




“Sir。”Jarvis见怪不怪的打招呼,“又见面了。”


“对不起!”Tony现在真的有点怕了。早知道当初表白的时候就不把权限全部放开了!


现在,如果Jarvis不愿意,就是Tony也没有更高级权限可以控制他。




Tony双手捂着脸,手指缝间偷看正直直瞪着他的贾维斯,心里只有一句话——


我恨董事会!



评论

热度(149)

  1. 可否渡我Murphy 转载了此文字